迷幻手艺人

擅长瞬间溜走。复杂的结合体。

【Jaydick】【带batfam】Robin+Hood(下)

*照例,废话连篇(

*大家没嫌弃我真是大感动【豹哭】

*不义桶的语音里有一句“I ain't afraid of no ghost.”,这和我在上篇里玩捉鬼敢死队的梗真的好巧合啊

*那么接上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呃……伙计们?”

熟悉的女声,太熟悉了。迪克背后冒出冷汗,差点变成受惊的复活节兔子,跑个无影无踪。杰森僵硬地转过头,如果他是个普通人,字面意义上的普通人,那他现在的反应,与看见了奈亚拉托提普别无二致。虽然两个人都竭力控制脸上神情的变化,但是发红的耳根,紧绷的面孔和懊恼的眼神出卖了一切。

四周一片寂静,好像主厅从来没有这么空旷安静过。迪克尴尬得要命,只想赶快找个地洞钻进去——假如他真的是复活节兔子的话。重点在于,他和杰森的关系并没有公开,属于“地下恋情”。大概除了大家的万能神奇管家阿福,没有人知道夜翼和红头罩搞在了一起。在他人面前,两个人即使挨得很近,也还是保留着一段横躺的达米安的距离。血不停涌上迪克的脸颊,他从没想过,芭芭拉会以这种方式撞破精心维持的平静表象。不过,鉴于他和芭芭拉的亲密关系,还有之前的那段……嗯,罗曼司,迪克隐约察觉到,芭芭拉或许已经猜到了他和杰森的小秘密。

不管怎样,都很可怕。他脸上的肌肉绝望地抽搐。

至于一脸苦大仇深的杰森,他的脑袋到没有在短时间内飞速运转,思考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因为他对这类想亲热却被抓个正着的事情毫不在意。但想想自己身上正穿着的这套衣服……红头罩真想掏出他的伯莱塔,一枪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尴尬正在冻结空气,让三个人无所适从,甚至落地钟的滴答声也被延迟,像极拉丝的奶酪。芭芭拉的眼神无处安放,把沙发茶几挂钟书架吊灯挨个扫视一遍,最后还是停留在迪克的身上。她深吸一口气,决定暂时忘记刚才的超现实场景,率先开口打破冰层:

“迪克,布鲁斯在吗?我找他有事。”

“没有……布鲁斯……他大概……晚餐时间才会回来。”

“哦,这样,麻烦你转告他,回来后打给我。一定要打给我,不要又打给我爸了。”

“好的,芭布斯,当然。”

芭芭拉勉强展露笑容。感谢迪克后,她跟两人进行了礼貌的道别,就退出主厅,消失在目瞪口呆的两个同龄人的视线里。

“好吧,真是见了鬼。”确认芭芭拉离开后,杰森大声宣布,语气异常平静。迪克靠在沙发上,泄气地弯下腰:“不,我忘了让芭布斯做出评价!”目前,比家里的弟弟们拒绝他的关心更能让迪克沮丧的事,就是“未能收集所有人对‘杰森穿着罗宾桶服装’的完整评价”。

杰森惊异,像瓦肯人一样,夸张地挑起一边眉毛:“你疯了——!想想你们的关系,还有当时该死的诡异气氛——”

“这只是个叹息而已,小翅膀。”迪克打断他,不甘心地摇头,“别过度敏感。而且,我觉得,”他的嗓音变尖不少,充满不确定,“她的态度已经显而易见了……?”

“……我想我还是不知道为妙。”杰森一面用仿生人机械的动作揉鼻子,一面干巴巴地回答。

迪克没有接他的话,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。脸上的懊恼和消沉显得明明白白,透露出他的内心世界。完了,怎么又是沉默。杰森开始急躁。这可不行,我还有事没解决。

好一会迪克还是双唇紧闭,杰森便试探性地开口:“喂,迪基,我能把这套衣服脱下来吗?”

“不。”

迪克依旧消沉,但拒绝得干脆利索。

“就只剩最后一个人了。”

杰森本想发火,指责那只蠢鸟,可迪克说的最后一句话把他燃烧正旺的怒火熄灭,他的肚子好像挨了重重一拳。回顾整场闹剧,杰森的背猛然间挺直,他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坚决的词:

“绝不!”

迪克皱眉,全然没了刚才惨兮兮的样子:“不行,杰森,我们约定好的!”

杰森扔给迪克一个大大的白眼:“我才不要在老蝙蝠面前,跟他的那些超模朋友一样搔首弄姿。”

“杰森,我从没这么说过,况且你只要坐在那儿,让布鲁斯说几句话就大功告——”

“迪克,”杰森的声音冰冷,“我说过了,我不会干的。”

“你有时候真是固执的要命,”迪克摇头,感到不快,“果然是家族本性。”

“哦?”杰森反击,眯起双眼,“到底是谁固执己见,自认高明,成天叽叽喳喳,喜欢像老妈子似的多管闲事?”

“杰森,我们就事论事,不要人身攻击。”

“这他妈是你先——”

“理查德少爷,杰森少爷。”阿尔弗雷德不知何时出现在主厅里,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,“小甜饼做好了,需要我端过来吗?”

“是的,谢了,阿尔弗雷德。”杰森的感谢更像是抱怨(他本来还想跟迪克打一架的)。

迪克垂下眼睛,没说多的话,只是在阿尔弗雷德把小甜饼端来时低声感谢了他。

看着沉默不语,埋头吃小甜饼的两个人,阿尔弗雷德并没有马上离去的意思。他清了清嗓子,用和蔼的目光洗礼杰森,缓缓开口:“杰森少爷,我想理查德少爷的本意,就是促进您和布鲁斯老爷的关系,请别误解他的这份好意。”

“是啊,鸟妈妈。”杰森咕哝,没敢让阿尔弗雷德听见。

“所以,理查德少爷,”阿尔弗雷德微笑,把视线转向迪克,“既然杰森少爷不愿意当面与布鲁斯老爷交流,为何不用相片代替?如果您拍张照片,等布鲁斯老爷回来后展示给他看,我相信您也能得到想要的结果。”

迪克欣喜地往嘴里塞入最后一块小甜饼,从沙发上跳起:“阿福,你是天才!”

“等等等等,”杰森举起手抗议,“我还什么都没说呢。”

迪克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:“小翅膀,拜托你。哪怕是以这种可笑而不直接的方式,我也想让你们可以交流。”

不知是迪克诚恳的态度,还是他亮晶晶的蓝色眼睛打动了杰森,后者无奈,扶住前额,“算了,格雷森,听你的。仅此一次。”

迪克欢呼,蹦蹦跳跳去拿手机,(“相机,理查德少爷。”阿尔弗雷德提议。)最终还是拿来迪克在警校时自己买的的相机。

“杰森,摆个姿势!”迪克神气活现,找准一个角度后摆了摆手。

“我讨厌这样。”杰森心里叹气,动作上配合迪克,摆出双手抱胸的姿势。

“对了,带上头罩!”迪克像专业摄影师一样指挥。杰森本能地想反驳,但瞥见一脸期待的迪克和不动声色的阿尔弗雷德之后,他觉得,乖乖听一次话也没什么不好。

“笑一个,小翅膀!”

“我他妈带着头罩,笑了又看不见!”

“性感点?”

“……我给你照,怎么样。”

“那自然点?”

“呃,我说迪克——”

“拍好了!”迪克开心地挥舞相机。“杰森,你快过来看!”他的脸上洋溢着标准的大哥式微笑。

杰森走上前去,嗯,虽然衣服搭配是气氛毁灭者,但照片本身意外的不错。迪克还在叽叽喳喳,说些与照片相关的可有可无的废话。出乎杰森的意料,他现在相当享受这种吵闹却平静的时刻,这跟他刚成为罗宾时没什么两样。可惜的是,因为年轻,他的双眼被蒙蔽,忽略极多事实,而且他早早死去。从拉萨路挣扎着爬出后苟延残喘的时间里,杰森深信,之前的快乐虚假得真实,愤怒和仇恨夺取他身体的控制权。即使他梦到回忆中美好的日子,梦境总是在拉萨路池水的干扰下,变得易碎。虽然现在的生活与之前相比,可以说是回归正轨,但他依旧渴望弄清当下的快乐是否有实感,他内心里有太多不确定的东西。幸好,在他困惑至极时,空中飞人格雷森愿意在他身边停留。可是杰森总觉得这只是短暂的运气,他太久没有相信过不随波逐流的爱。而他的迪基鸟告诉他,自己已厌倦了在云端被气流裹挟,他需要一片踏实的土地,一个能让他一直思念的人。现在,凝视着眼前比Brook Soso还能说的男友,他情不自禁:

“迪克,你拍的很好。”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

强行END,有参考漫画。我感觉自己要变成萝卜带了,各种方面的(

文力枯竭,最后一段是什么,意识流吗,大家直接跳过就行了……剧情这种东西还是伟大的阿尔弗雷德告诉我要怎么操作的【你们快赞美他】

如果你有耐心看完上下,我给你比个心❤

大概会有小番外,比如老爷的反应和小芭要讨论的事情XDD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