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幻手艺人

擅长瞬间溜走。复杂的结合体。

【Jaydick】【带batfam】Robin+Hood (上)

*第一次写,请大家原谅我的遣词造句和词不达意。

*欢脱向,最后画风突变(??)注意标题。

*诡异的脑洞,诡异的产物。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,请使劲打我。对,你没看错!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陶德,你怎么穿成这样。”达米安身着便服,出现在主厅里,一字一字地吐出这个具有疑问色彩的肯定句。年轻罗宾震惊的小脸和嫌弃的口吻掩饰不了他内心强烈的好奇。

“走开,蝙蝠崽子,这不关你的事。爱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杰森的声音闷闷地从像个大红枣的头罩中挤出。可以肯定,一个带着难看的红色头罩,穿着露大腿罗宾制服的成年男子,能引起的无非是诧异的扫视和爆炸的狂笑。

达米安翻起堪称完美的白眼,毫不留情地嘲讽:“哦,又是你和格雷森下无意义的赌注,然后某人惨败?”他皱着眉头,但嘴角勾起。“不得不说,这套衣服真适合你。”

达米安发现杰森没有像以往一样跳起来揍他,觉得无聊,不动声色地退出主厅,却不忘加上一句:

“你的丝袜呢?”

杰森本来打算保持身为兄长的冷静,不跟小鬼头计较,可他此时只想用原力掐住这个小恶魔的脖子,把狠狠他按在地上拖过来,猛揍他一顿。实际上他不能,不仅因为版权问题,更因为迪克会没完没了地数落他,布鲁斯会给他关禁闭。他无奈地瘫在沙发上,用手来回摸着头罩,思考自己是如何被迫穿成这样,直到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对他这番打扮做出评论,自己才能从密闭性良好的头罩,以及紧绷绷的绿鳞小短裤中逃脱。

好吧,悲剧是这么开始的。昨天他们两个窝在同样的沙发上,看了迪克最近痴迷的[捉鬼敢死队],而杰森不喜欢它。“虚假。”他曾大声宣布。

同往常一样,他们产生了争执。杰森坚持,假的东西连六分都不值得,而迪克信誓旦旦地反驳,声称它绝对不止七分。于是他们打了个赌,很简单,输的一方需无条件听从赢家的命令。杰森打开IMDb,搜索结果出来后,迪克笑了:“你看。”好吧,这个结果……杰森重重叹了口气,不甘心地敲打了几下沙发扶手。

杰森以为迪克的要求会包含某些限制级成分,而迪克把它变成了G级喜剧。他仍记得迪克的脸,那张迷人的脸上混杂着兴奋与欣赏的恶作剧笑容。还有,迪克喋喋不休地向他解释,这套滑稽服装能如何促进家中成员之间的关系(好像那真的管用似的)。杰森至今不清楚,这套成人大小的罗宾制服是迪克从哪里弄来的,它又为何会被保留着。天,紧绷的裤子(不,甚至不能被称作裤子)让他难受。可恶的迪基鸟,他暗自嘀咕。

突然,一对线条漂亮的胳膊环住杰森的肩膀,欢快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

“杰森,你还带着头罩啊。不把它取下来透透气吗?”

抑制住回头的欲望,杰森没好气地反问:“哦?难道我不是更应该把这条该死的滑稽短裤脱掉吗?”

“别这样,你这么穿很可爱。”迪克将杰森从“大哥爱的背后抱抱”状态中解除,轻巧地跳到他面前,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杰森的,头罩。

后者处于炸毛的边缘,不耐烦地打掉迪克的手。“我不知道‘可爱’还能表示嘲讽。”他补上一句,语气中充满火药味。

迪克叹了口气,紧挨杰森坐下,歪头认真地看着杰森:“我是说真的,这让我想起你当罗宾的时候,天真而又自信的样子。你虽然容易急躁,但是充满活力。那时我真的很开心,因为接班人是我可爱的小翅膀。”

“闭嘴。”杰森的脸微微发红, 他第一次感谢这个大头罩。为了掩饰自己的心律不齐,他清了清嗓子:“所以,迪基,你算是评论了两遍。那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它们脱下来?”

“我想想。”迪克陷入沉思。“我,提米,阿福,卡珊和史蒂芬妮都评价过了,还有达米和——”

“达米安那个小鬼已经结束他连篇的废话了。”杰森打断迪克,咬牙切齿地控诉。“那个咕噜姆,说话的声音和内容都不正常。”

“达米已经评论过了?他说了什么?”迪克忍俊不禁,被杰森瞪了回去。(当然,隔着一个头罩,迪克什么也没看见)“充满鄙夷的达米安·韦恩式自命不凡评论,就这样。”

迪克咧开嘴角,拍拍杰森的肩膀:“他只是个孩子,你还收获了很多中肯的评价呢。”他笑得一脸慈爱,让杰森打了个寒颤,双手投降道:“你是说提姆的哑口无言,还是卡珊德拉的无视?至于史蒂芬妮的激烈反应,还有对我们之间关系穷追不舍的提问?我可不想经历第二次。最可怕的是阿福,他竟然面不改色地说:‘杰森少爷,对年轻人来说,过紧的裤子对生长发育是不利的。’老天,典型的阿尔弗雷德式讽刺,我甚至能就其中的隐含意义写篇论文!”

迪克笑得前仰后合,忍不住感慨:“那的确是阿福!”杰森不满地推推迪克:“嘿,迪克,有点同情心。你知道,这衣服有多磨人。”

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水后,迪克宽慰杰森:“放宽心,杰,我当然知道。但你还不能换衣服。”说罢,迪克轻轻敲了敲杰森的头罩,“不过,这个你可以取下来。”

“既然你提出来了,我就听你的。”杰森按下打开头罩的机关,准备给自己的脑袋放个假,头罩却诚心作对,卡住了。

“该死。”杰森低声咒骂。

“我来帮你。”迪克主动伸出手。两个人一同笨手笨脚地取头罩,期间还扯到了杰森的头发,但谢天谢地,杰森的脑袋终于解放。

头部暂且恢复自由的杰森凝视着迪克荡漾有笑意的蓝色眼睛,觉察到一种温暖而又热烈的情感迅速注满他的心脏,促使他遵循本能。这种感觉时常突如其来,并且无法受人控制。杰森遵从内心的意愿,抬起手抚摸迪克的脸庞。后者才把头罩放在不远处的茶几上,被杰森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弄得有些发蒙。但不一会迪克就反应过来,轻声道:“杰森,你不会是要……”

杰森没有回答他,只是用目光回应他。杰森发现自己被迪克闪闪发亮的蓝色眼睛吸引得无可救药,而迪克也深深沉迷于杰森湖绿色的眼睛。杰森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,迪克积极回应,逐渐急促的鼻息扑在杰森脸上,眼睫毛微微抖动。最后的一小块秘密的空隙即将被两人填满。

“呃……伙计们?”

TBC(?)

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写就这样了呃呃呃——!【紧张】如果有人想看,我就更后面的,欢迎对内容无奖竞猜【啥】如果没有,啊啊,我的懒癌又犯了【躺】欢迎批评【鞠躬】

【小声】其实是我最近痴迷捉鬼敢死队啦XDD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