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幻手艺人

B,C。

卡神还应该叫卡神吗?我决定叫他卡某。

我不太清楚其他国家的情况,至少我看到的给予一部电影恶评的人(不一定是观众),他们百分之七八十不会阐明理由,而是借用某些宽泛的概念,以指责这部影片。他们的“差评”,更像是“习惯性厌恶”。厌恶总有理由,是场面,剪辑,配乐,演员表演,电影风格不合我们口味,还是角色无趣,故事使我们厌烦?既然我们不喜欢,那我们必然见过同类型中的精品,与好影片比它欠缺什么?不要自认为喜欢没有理由讨厌没有理由,请发掘我们心底厌恶的缘由。我们厌恶一部影片,目的并非使人反感,而是说服他人这部电影不值得一看。除非我们人格恶劣,给差评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无知,点燃伤及他人的怒火。

我的意思并不是禁止对一部电影发牢骚,毕竟个人审美和个人经历不同。允许抱怨,允许发泄,但在言辞即将过激时,请先想好并附上理由。同样,赞美时也适用。

想想卡某,已经算是良心,人家还给出了理由不是吗(棒读)[二哈][二哈]跟风的先闪开一会吧,那是卡某的观点不是你的观点[二哈]

【为了不引起反感,在上面,我使用“我们”而不是“你”】

Dr. Frank-N-Furter个人专场,洛基恐怖秀搭配大卫·鲍伊的Moonage Daydream,七十年代cult与华丽强强联手。

广告,广告,广告。

垃圾视频,唯一成就:加了字幕。

希望大家去看电影!

洛基恐怖秀Dammit Janet部分与恋爱循环的适配性测试

【谜之混搭】洛基恐怖秀片段与恋爱循环的适配性测试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522293

yeaaaaah我自己剪的超开心!很好玩,马上会有一个弗兰克博士的专场,请期待——啊不因为是冷门电影和垃圾的我所以没有人期待。

【小小小短片】Lucien x 雨夜

假装我有写东西。

两年前的摸鱼产物……现在放出来就是为了证明我有多辣鸡就有多懒。

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寒冷且带着潮气的风灌进Lucien左右高低不齐的衣领,促使他下意识地缩紧双肩。在激情的被迫消逝和室外温度的双重夹击下,握着伞柄的手微微颤抖,关节处因用力而发白,细微的震颤不露声色地堙没在雨夜中。

周围的路人行色匆匆,好似墨水撞击水面,随即张牙舞爪,在水中肆虐。细小的雨丝无理取闹般擦过Lucien的面颊,可又恋恋不舍,不忍离去。听着雨点敲击伞面的湿润声音,Lucien只觉得手中的寒意像电流一样迅速,直直抵达心脏,造成的麻痹感影响了脚步的深浅。雨点击打出的节拍让他的鼻子发酸,氤氲的雾气覆盖他的双眼。他逃避似地抬起头,远处绚丽的霓虹灯光却刺痛他的双目,不争气的泪水临阵脱逃。那一瞬间,他竟有些发愣,好像之前的自己伫立于此,又好像已经走了一百万光年的距离。他弄不清,只得扯出一个凄凉的苦笑,自嘲着摇了摇头。

END

小游戏:我一共写了几个“的”【ntm】

【Jaydick】【带batfam】Robin+Hood(下)

*照例,废话连篇(

*大家没嫌弃我真是大感动【豹哭】

*不义桶的语音里有一句“I ain't afraid of no ghost.”,这和我在上篇里玩捉鬼敢死队的梗真的好巧合啊

*那么接上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呃……伙计们?”

熟悉的女声,太熟悉了。迪克背后冒出冷汗,差点变成受惊的复活节兔子,跑个无影无踪。杰森僵硬地转过头,如果他是个普通人,字面意义上的普通人,那他现在的反应,与看见了奈亚拉托提普别无二致。虽然两个人都竭力控制脸上神情的变化,但是发红的耳根,紧绷的面孔和懊恼的眼神出卖了一切。

四周一片寂静,好像主厅从来没有这么空旷安静过。迪克尴尬得要命,只想赶快找个地洞钻进去——假如他真的是复活节兔子的话。重点在于,他和杰森的关系并没有公开,属于“地下恋情”。大概除了大家的万能神奇管家阿福,没有人知道夜翼和红头罩搞在了一起。在他人面前,两个人即使挨得很近,也还是保留着一段横躺的达米安的距离。血不停涌上迪克的脸颊,他从没想过,芭芭拉会以这种方式撞破精心维持的平静表象。不过,鉴于他和芭芭拉的亲密关系,还有之前的那段……嗯,罗曼司,迪克隐约察觉到,芭芭拉或许已经猜到了他和杰森的小秘密。

不管怎样,都很可怕。他脸上的肌肉绝望地抽搐。

至于一脸苦大仇深的杰森,他的脑袋到没有在短时间内飞速运转,思考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因为他对这类想亲热却被抓个正着的事情毫不在意。但想想自己身上正穿着的这套衣服……红头罩真想掏出他的伯莱塔,一枪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尴尬正在冻结空气,让三个人无所适从,甚至落地钟的滴答声也被延迟,像极拉丝的奶酪。芭芭拉的眼神无处安放,把沙发茶几挂钟书架吊灯挨个扫视一遍,最后还是停留在迪克的身上。她深吸一口气,决定暂时忘记刚才的超现实场景,率先开口打破冰层:

“迪克,布鲁斯在吗?我找他有事。”

“没有……布鲁斯……他大概……晚餐时间才会回来。”

“哦,这样,麻烦你转告他,回来后打给我。一定要打给我,不要又打给我爸了。”

“好的,芭布斯,当然。”

芭芭拉勉强展露笑容。感谢迪克后,她跟两人进行了礼貌的道别,就退出主厅,消失在目瞪口呆的两个同龄人的视线里。

“好吧,真是见了鬼。”确认芭芭拉离开后,杰森大声宣布,语气异常平静。迪克靠在沙发上,泄气地弯下腰:“不,我忘了让芭布斯做出评价!”目前,比家里的弟弟们拒绝他的关心更能让迪克沮丧的事,就是“未能收集所有人对‘杰森穿着罗宾桶服装’的完整评价”。

杰森惊异,像瓦肯人一样,夸张地挑起一边眉毛:“你疯了——!想想你们的关系,还有当时该死的诡异气氛——”

“这只是个叹息而已,小翅膀。”迪克打断他,不甘心地摇头,“别过度敏感。而且,我觉得,”他的嗓音变尖不少,充满不确定,“她的态度已经显而易见了……?”

“……我想我还是不知道为妙。”杰森一面用仿生人机械的动作揉鼻子,一面干巴巴地回答。

迪克没有接他的话,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。脸上的懊恼和消沉显得明明白白,透露出他的内心世界。完了,怎么又是沉默。杰森开始急躁。这可不行,我还有事没解决。

好一会迪克还是双唇紧闭,杰森便试探性地开口:“喂,迪基,我能把这套衣服脱下来吗?”

“不。”

迪克依旧消沉,但拒绝得干脆利索。

“就只剩最后一个人了。”

杰森本想发火,指责那只蠢鸟,可迪克说的最后一句话把他燃烧正旺的怒火熄灭,他的肚子好像挨了重重一拳。回顾整场闹剧,杰森的背猛然间挺直,他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坚决的词:

“绝不!”

迪克皱眉,全然没了刚才惨兮兮的样子:“不行,杰森,我们约定好的!”

杰森扔给迪克一个大大的白眼:“我才不要在老蝙蝠面前,跟他的那些超模朋友一样搔首弄姿。”

“杰森,我从没这么说过,况且你只要坐在那儿,让布鲁斯说几句话就大功告——”

“迪克,”杰森的声音冰冷,“我说过了,我不会干的。”

“你有时候真是固执的要命,”迪克摇头,感到不快,“果然是家族本性。”

“哦?”杰森反击,眯起双眼,“到底是谁固执己见,自认高明,成天叽叽喳喳,喜欢像老妈子似的多管闲事?”

“杰森,我们就事论事,不要人身攻击。”

“这他妈是你先——”

“理查德少爷,杰森少爷。”阿尔弗雷德不知何时出现在主厅里,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,“小甜饼做好了,需要我端过来吗?”

“是的,谢了,阿尔弗雷德。”杰森的感谢更像是抱怨(他本来还想跟迪克打一架的)。

迪克垂下眼睛,没说多的话,只是在阿尔弗雷德把小甜饼端来时低声感谢了他。

看着沉默不语,埋头吃小甜饼的两个人,阿尔弗雷德并没有马上离去的意思。他清了清嗓子,用和蔼的目光洗礼杰森,缓缓开口:“杰森少爷,我想理查德少爷的本意,就是促进您和布鲁斯老爷的关系,请别误解他的这份好意。”

“是啊,鸟妈妈。”杰森咕哝,没敢让阿尔弗雷德听见。

“所以,理查德少爷,”阿尔弗雷德微笑,把视线转向迪克,“既然杰森少爷不愿意当面与布鲁斯老爷交流,为何不用相片代替?如果您拍张照片,等布鲁斯老爷回来后展示给他看,我相信您也能得到想要的结果。”

迪克欣喜地往嘴里塞入最后一块小甜饼,从沙发上跳起:“阿福,你是天才!”

“等等等等,”杰森举起手抗议,“我还什么都没说呢。”

迪克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:“小翅膀,拜托你。哪怕是以这种可笑而不直接的方式,我也想让你们可以交流。”

不知是迪克诚恳的态度,还是他亮晶晶的蓝色眼睛打动了杰森,后者无奈,扶住前额,“算了,格雷森,听你的。仅此一次。”

迪克欢呼,蹦蹦跳跳去拿手机,(“相机,理查德少爷。”阿尔弗雷德提议。)最终还是拿来迪克在警校时自己买的的相机。

“杰森,摆个姿势!”迪克神气活现,找准一个角度后摆了摆手。

“我讨厌这样。”杰森心里叹气,动作上配合迪克,摆出双手抱胸的姿势。

“对了,带上头罩!”迪克像专业摄影师一样指挥。杰森本能地想反驳,但瞥见一脸期待的迪克和不动声色的阿尔弗雷德之后,他觉得,乖乖听一次话也没什么不好。

“笑一个,小翅膀!”

“我他妈带着头罩,笑了又看不见!”

“性感点?”

“……我给你照,怎么样。”

“那自然点?”

“呃,我说迪克——”

“拍好了!”迪克开心地挥舞相机。“杰森,你快过来看!”他的脸上洋溢着标准的大哥式微笑。

杰森走上前去,嗯,虽然衣服搭配是气氛毁灭者,但照片本身意外的不错。迪克还在叽叽喳喳,说些与照片相关的可有可无的废话。出乎杰森的意料,他现在相当享受这种吵闹却平静的时刻,这跟他刚成为罗宾时没什么两样。可惜的是,因为年轻,他的双眼被蒙蔽,忽略极多事实,而且他早早死去。从拉萨路挣扎着爬出后苟延残喘的时间里,杰森深信,之前的快乐虚假得真实,愤怒和仇恨夺取他身体的控制权。即使他梦到回忆中美好的日子,梦境总是在拉萨路池水的干扰下,变得易碎。虽然现在的生活与之前相比,可以说是回归正轨,但他依旧渴望弄清当下的快乐是否有实感,他内心里有太多不确定的东西。幸好,在他困惑至极时,空中飞人格雷森愿意在他身边停留。可是杰森总觉得这只是短暂的运气,他太久没有相信过不随波逐流的爱。而他的迪基鸟告诉他,自己已厌倦了在云端被气流裹挟,他需要一片踏实的土地,一个能让他一直思念的人。现在,凝视着眼前比Brook Soso还能说的男友,他情不自禁:

“迪克,你拍的很好。”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

强行END,有参考漫画。我感觉自己要变成萝卜带了,各种方面的(

文力枯竭,最后一段是什么,意识流吗,大家直接跳过就行了……剧情这种东西还是伟大的阿尔弗雷德告诉我要怎么操作的【你们快赞美他】

如果你有耐心看完上下,我给你比个心❤

大概会有小番外,比如老爷的反应和小芭要讨论的事情XDD

【Love Bad Girls】末路狂花致敬—Hit And Run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1248132         上个星期剪的吧,现在发出来好像晚了【??】第一次剪视频,节奏把握的不是很好,大家凑合着看呗【耍赖.jpg】super喜欢苏珊·萨兰登!!

【Jaydick】【带batfam】Robin+Hood (上)

*第一次写,请大家原谅我的遣词造句和词不达意。

*欢脱向,最后画风突变(??)注意标题。

*诡异的脑洞,诡异的产物。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,请使劲打我。对,你没看错!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陶德,你怎么穿成这样。”达米安身着便服,出现在主厅里,一字一字地吐出这个具有疑问色彩的肯定句。年轻罗宾震惊的小脸和嫌弃的口吻掩饰不了他内心强烈的好奇。

“走开,蝙蝠崽子,这不关你的事。爱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杰森的声音闷闷地从像个大红枣的头罩中挤出。可以肯定,一个带着难看的红色头罩,穿着露大腿罗宾制服的成年男子,能引起的无非是诧异的扫视和爆炸的狂笑。

达米安翻起堪称完美的白眼,毫不留情地嘲讽:“哦,又是你和格雷森下无意义的赌注,然后某人惨败?”他皱着眉头,但嘴角勾起。“不得不说,这套衣服真适合你。”

达米安发现杰森没有像以往一样跳起来揍他,觉得无聊,不动声色地退出主厅,却不忘加上一句:

“你的丝袜呢?”

杰森本来打算保持身为兄长的冷静,不跟小鬼头计较,可他此时只想用原力掐住这个小恶魔的脖子,把狠狠他按在地上拖过来,猛揍他一顿。实际上他不能,不仅因为版权问题,更因为迪克会没完没了地数落他,布鲁斯会给他关禁闭。他无奈地瘫在沙发上,用手来回摸着头罩,思考自己是如何被迫穿成这样,直到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对他这番打扮做出评论,自己才能从密闭性良好的头罩,以及紧绷绷的绿鳞小短裤中逃脱。

好吧,悲剧是这么开始的。昨天他们两个窝在同样的沙发上,看了迪克最近痴迷的[捉鬼敢死队],而杰森不喜欢它。“虚假。”他曾大声宣布。

同往常一样,他们产生了争执。杰森坚持,假的东西连六分都不值得,而迪克信誓旦旦地反驳,声称它绝对不止七分。于是他们打了个赌,很简单,输的一方需无条件听从赢家的命令。杰森打开IMDb,搜索结果出来后,迪克笑了:“你看。”好吧,这个结果……杰森重重叹了口气,不甘心地敲打了几下沙发扶手。

杰森以为迪克的要求会包含某些限制级成分,而迪克把它变成了G级喜剧。他仍记得迪克的脸,那张迷人的脸上混杂着兴奋与欣赏的恶作剧笑容。还有,迪克喋喋不休地向他解释,这套滑稽服装能如何促进家中成员之间的关系(好像那真的管用似的)。杰森至今不清楚,这套成人大小的罗宾制服是迪克从哪里弄来的,它又为何会被保留着。天,紧绷的裤子(不,甚至不能被称作裤子)让他难受。可恶的迪基鸟,他暗自嘀咕。

突然,一对线条漂亮的胳膊环住杰森的肩膀,欢快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

“杰森,你还带着头罩啊。不把它取下来透透气吗?”

抑制住回头的欲望,杰森没好气地反问:“哦?难道我不是更应该把这条该死的滑稽短裤脱掉吗?”

“别这样,你这么穿很可爱。”迪克将杰森从“大哥爱的背后抱抱”状态中解除,轻巧地跳到他面前,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杰森的,头罩。

后者处于炸毛的边缘,不耐烦地打掉迪克的手。“我不知道‘可爱’还能表示嘲讽。”他补上一句,语气中充满火药味。

迪克叹了口气,紧挨杰森坐下,歪头认真地看着杰森:“我是说真的,这让我想起你当罗宾的时候,天真而又自信的样子。你虽然容易急躁,但是充满活力。那时我真的很开心,因为接班人是我可爱的小翅膀。”

“闭嘴。”杰森的脸微微发红, 他第一次感谢这个大头罩。为了掩饰自己的心律不齐,他清了清嗓子:“所以,迪基,你算是评论了两遍。那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它们脱下来?”

“我想想。”迪克陷入沉思。“我,提米,阿福,卡珊和史蒂芬妮都评价过了,还有达米和——”

“达米安那个小鬼已经结束他连篇的废话了。”杰森打断迪克,咬牙切齿地控诉。“那个咕噜姆,说话的声音和内容都不正常。”

“达米已经评论过了?他说了什么?”迪克忍俊不禁,被杰森瞪了回去。(当然,隔着一个头罩,迪克什么也没看见)“充满鄙夷的达米安·韦恩式自命不凡评论,就这样。”

迪克咧开嘴角,拍拍杰森的肩膀:“他只是个孩子,你还收获了很多中肯的评价呢。”他笑得一脸慈爱,让杰森打了个寒颤,双手投降道:“你是说提姆的哑口无言,还是卡珊德拉的无视?至于史蒂芬妮的激烈反应,还有对我们之间关系穷追不舍的提问?我可不想经历第二次。最可怕的是阿福,他竟然面不改色地说:‘杰森少爷,对年轻人来说,过紧的裤子对生长发育是不利的。’老天,典型的阿尔弗雷德式讽刺,我甚至能就其中的隐含意义写篇论文!”

迪克笑得前仰后合,忍不住感慨:“那的确是阿福!”杰森不满地推推迪克:“嘿,迪克,有点同情心。你知道,这衣服有多磨人。”

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水后,迪克宽慰杰森:“放宽心,杰,我当然知道。但你还不能换衣服。”说罢,迪克轻轻敲了敲杰森的头罩,“不过,这个你可以取下来。”

“既然你提出来了,我就听你的。”杰森按下打开头罩的机关,准备给自己的脑袋放个假,头罩却诚心作对,卡住了。

“该死。”杰森低声咒骂。

“我来帮你。”迪克主动伸出手。两个人一同笨手笨脚地取头罩,期间还扯到了杰森的头发,但谢天谢地,杰森的脑袋终于解放。

头部暂且恢复自由的杰森凝视着迪克荡漾有笑意的蓝色眼睛,觉察到一种温暖而又热烈的情感迅速注满他的心脏,促使他遵循本能。这种感觉时常突如其来,并且无法受人控制。杰森遵从内心的意愿,抬起手抚摸迪克的脸庞。后者才把头罩放在不远处的茶几上,被杰森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弄得有些发蒙。但不一会迪克就反应过来,轻声道:“杰森,你不会是要……”

杰森没有回答他,只是用目光回应他。杰森发现自己被迪克闪闪发亮的蓝色眼睛吸引得无可救药,而迪克也深深沉迷于杰森湖绿色的眼睛。杰森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,迪克积极回应,逐渐急促的鼻息扑在杰森脸上,眼睫毛微微抖动。最后的一小块秘密的空隙即将被两人填满。

“呃……伙计们?”

TBC(?)

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写就这样了呃呃呃——!【紧张】如果有人想看,我就更后面的,欢迎对内容无奖竞猜【啥】如果没有,啊啊,我的懒癌又犯了【躺】欢迎批评【鞠躬】

【小声】其实是我最近痴迷捉鬼敢死队啦XDD

基友在ao3的中文区看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和有趣的东西………【我已经在fanfiction上看了些很迷的Bevin(惊吓)有的作者实在可怕((((;°Д°))))